只要两个都幸福

我和静是从幼稚园就认识到现在的死党。朋友们都说我和静就像火和水。性格一静一动、相辅相成。通常我惹祸了、或不受控制的大大斯里的时候她们都会找我的下火药——静来。没办法只要静用她那冷冷的眼神一瞪我。我就像泄了气那样全无能量。其实我在心里一直都很郁闷怎么这么多年了都还未见过静失控的时候了。曾经我也问过她,可她只是冷冷的回了句:“你以为我是你啊!”弄的我压痒痒的。
哎!我身为静的死党。很担心像她这样的性格以后怎么交男朋友啊。可是我把这个担心告诉其他朋友的时候。她们竟然异口同声的说:“担心你自己好了。你都不知道静有多受男生欢迎。像她这样标准的冰山美人还怕没有人追。你呢!性格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像个男人婆似的。想交到男朋友啊!一个字难!两个字很难!”虽然我放心了。但是被人这样说我。我的心还是有点受伤。我在和静的老地方里一边等着静一边楞楞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还可以啊!这时静走了过来。疑惑的对我说:“怎么啦?这可不像平时的你。”我放下镜子认真的对着静问:“静静!你说我是不是很难交到男朋友啊?”就在静块刚要回答我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怎么会呢?像我就一直注意了你很久了。”我回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帅气的男声坐在我的背后几步远的座位里温柔的对着我笑。还走到了我旁边的座位里坐了下来。拉着我的手深情的对着我说:“这位小姐,自从我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已经深深的被你吸引了。你可能没发现每次你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也会在这里看着你。”我像尊石像的愣在那里。可没等我会过神来。静就把我拉出了咖啡店。还郑重其事的对我说:“那个人不适合我。如果我和他在一起会受到伤害的。”我从未见过静这钟模样。只好点点头。可是我的心却感到那么的一丝甜蜜。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
在哪件事后不久。我在路上无意中有遇见了他。他很伤心的问我为什么没再去那间咖啡店。我没敢告诉是静不许我再去那里。只是推搪说这些天里有事忙得没有时间。他还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说:“这样就好。原先我还以为你是为了躲避我呢?弄得我这几天伤心及了。”我只能傻笑的低头说:“怎么会呢!”他叫王承志!后来几个月我们就迅速的发展成为了男女朋友。因为我喜欢上他了。他是那么的开朗、那么的让我动心。当然这些我都瞒着静。因为有几次我都探了探静的口风。可是她还是不太喜欢承志。所以我就继续的瞒着静和承志交往。但纸还是包不住火的。我和承志的关系很快的被静发现了。那时静很生气。很生气。她拉着我回到我们一起合租的家。她坐在一旁脸青盯着我。我害怕的对静说:“我不想瞒着你的。有几次我都想对你说。可是又怕你生气。所以就一直拖一直拖。直到现在咯。静别生气了。”静看着我拼命的样子只是问了句:“你爱他吗?”我愣了愣。最后肯定的点点头。静冷冷的说:“分手吧!你和他在一起会受伤的。”我听完伤心极了。受不了的斯斯级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就不能尊重我的爱情!你常说我会受伤、受伤、那你说我和承志在一起为什么会受伤啊!”静安抚的说:“冷静点!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你还记得我有作为交换生到英国那件事吗?”我点点头“当然记得因为那时候你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变得更加的冷。”“那时你问我原因。当时我没告诉你。可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记得那时我在那边认识了一个男孩。他很奇怪。好像不怕我给他冷颜色看。一直跟在我的身边。说什么要用他的热情来融化我的冰冷。第一次听到他说的这句话的时候我只觉得好笑。但是后来我觉得他说的很对。我真的被他融化了。就在我们爱的火火热热的时候。一桶冷水、哦!不应该是一桶冰水把这火给浇灭了。因为他是父母知道了我们的恋情。他父母不喜欢他和平凡的女孩交往。说什么以后他的老婆是要和他门当户对的大小姐才对。为了能让他父母同意。他决定要亲自回家跟他们谈判。可是一去却没有了踪影。在那不久。就有人拿着他和一个女孩的订婚消息来找到我。说什么希望我不要打扰他的生活。你知道我的心在那时是怎样的吗?那就像被人活生生的撕开一样。”“静!对不起!那时我不在你的身边。”我抱着静内疚的说。“可是这和承志有什么关系啊?”静拉开我俩的距离。说:“因为承志是他的弟弟。我看过他们的合照。所以我不想你重蹈覆辙。懂吗?”“什么?不行我要问清楚!”我冲出家门。来到了承志家。可是他不在。所以我就决定在门口等他回来问清楚。
等了很久,终于看见他和一个很像的男孩在一起。我直觉就是抛弃静的男孩。脑海上就涌上了一团火似的。承志和我的事情都被我抛在脑后了。我冲向前,用力的给了男孩一巴掌。男孩捂住脸颊和承志就愣住了。我另一只手又打向他另一边的脸颊。这时男孩用力的抓住我的手。妈的!好疼啊!但是我还是输人不输阵的瞪着他。男孩脸黑的瞪着我说:“这位小姐,我好像不认识你!也好像没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为什么打我。要是没理由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咯!”这时候承志才回国神来。用力的弄开男孩的手疑惑的问我:“小薇,你这是怎么啦?怎么打我哥?”又转过头抱歉的对那臭男孩说:“哥!这位就是我跟你谈起那个我的女朋友。”臭男孩一副这样啊的样子。“小妹妹!是不是我老弟做错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一时间生气的把我认错成他了啦!老弟这次我原谅你。但是嘿嘿……你要搞定你的可爱亲亲哦!”妈的!老不正经。静当初怎么会喜欢上这个无赖似的人啊。
“没错!我要打的人就是你!”我的眼睛一直瞪着他,每移开过。这时承志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挡住了我那杀人似的视线问:“薇啊!怎么了?那次静把你带走后怎样了?她同意我们了吗?”很好!这家伙还懂得转移话题了。这时静说我和承志的问题我觉得要好好的问问了:“承志,你的父母同意你跟我这样平凡的女孩交往吗?”“你怎么知道我父母一直都希望、要求我将来结婚的对象要和我家相配的?”他很是吃惊的样子。听到着!我的心都碎了。我知道他是个很孝顺的人,如果要他在爱情和亲情中选择的话。那么我也会不安心吧!静!你对!看来我和你不悔是死党。命运都是这样……我苦笑的对着承志说:“那、承志!我们分手吧!”我转身就走!“等等!”承志着急的拉着我。“你还没听完。原先我父母他们是这样。但是自从我哥也喜欢上了像你这样的女孩后就回到家闹革命。最后因为我哥坚持要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竟不管他们的想回到那个女孩那里。想不到在路上遇到车祸。但是那时我妈妈还未放弃。不知道用了什么原因让那个女孩离开了学校。还封锁了关于她的所有消息。我哥知道后只能用力的做恢复治疗,而且不跟他们说一句话。我上次回去后也和他们摊牌了。那他们只好放弃咯。所以现在我们没有问题只是你那个死党……?”妈妈咪啊!这怎么会反差那么大啊!“我抓住那个他大哥的手着急的问:“如果你再见到那个女孩你会怎样?”“怎样?当然要和她在一起啊?不过我父母后来都没有了她的消息了。我还要找呢!等找到了,我就在也不放手!”看着他深情的样子。我连忙拿出电话打给静要她到老地方见面。后对着他说:“哦!你听到了吧!快去啊!你不是要找到她吗?我都帮你了你还愣在着。”他听完后就像一支箭似的飞了出去。
“不、不会吧!那个让我哥牵肠挂肚的女朋友竟然是文静!这也太、太惊奇了!”承志一副我受到打击的样子。“怎么?静是你大嫂你不满意吗?”我用力的扭着他的耳朵狠狠的问。“不、不!我只是在感叹命运。想不到你和静之间的缘分那么深。竟然从死党变成了轴哩!哎!我们哥俩的命运以后惨咯!”他一副命运坎坷的样子。“哦!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想啊就不勉强你咯!我再找个愿意的。”我作势要走。他连忙拉着我赔笑道“愿意!我当然愿意……”哼!想跟我斗还嫩着呢!
后来静当然是原谅了承海(就是承志他哥)了!从那起我还未见过静笑得那么开心!我妒忌及了。原来我这个死党还不够他重要。我啊!吃了不少飞醋!你们晓得静怎么笑我吗?她竟然说。这是我应得的。谁叫我当初要她那么担心呢……不过……这没什么!只要静能和我一样能开心的笑。这是身为死党最开心的了。
静!我们都要幸福哦!

()
脑筋急转弯
小丁在游泳池游泳,游着游着,为什么水突然变深了?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