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还钱的故事

借 钱、还 钱 的 故 事  

紫薇  

   

之一  

关键词 “五一 ” 钱  

“五一”长假的第五天,林娜中学时的同学程诺来电话借钱,说是单位集资一个项目,自己还差八千元,能否帮忙,“十一”一定还,言辞恳切,且凿凿。

“好的,我马上去银行取,你下午过来拿吧!”林娜没有多想就答应了。虽然八千元是自己半年的工资,但对每年都在同学聚会上见面的30年前的老同学,怎能见其有了困难袖手旁观呢?

“十一”长假快过去了,程诺一直没来电话。林娜对丈夫说,可能出去休假了,上班后会有消息的。

   

春节期间同学聚会,两人都去了。程诺依旧是中心人物,谈笑风生,妙语连珠。两人虽然有私下交流的机会,但除了泛泛的问候,没有提及钱的事。

   

又一个“五一”长假,没有程的电话。

难道自己听错了,应该是第二年的“十一”还?

“十一”到了,程仍旧没有音信。林娜拉不下脸讨债,为程拼凑着拖欠的理由,敷衍着丈夫。

   

第三个“五一”,即将结婚的儿子选中了一套住房,为了凑齐首付,林娜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但还差一万五。林娜想起了程诺,拨通了电话。

“我是林娜,最近忙吗?”

“啊,瞎忙呗。有事啊?”

“没什么事……”林娜犹豫了一下,“好长时间没联系了……”

“没啥事我就挂电话了,一会儿有个会,我要做个动员报告。”马上要结束谈话的语气。程最近当上了某个部门的书记。

“哎,是这样,我儿子快结婚了,给他选中了一套房子,首付还差……”

“恭喜啊!”程很快接过话,“儿子我见过,挺帅气,儿媳妇也一定漂亮吧?婚礼记着通知我啊!”

“当然。”林娜心里有些不快。两年了,一直不提还钱的事,打什么岔?装什么糊涂?

“首付还差一万多,你把借的钱还给我,再尽你所能借给我点钱。”林娜咬咬牙,把在心里重复多遍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啊?”很诧异的一声。“嗯……好吧。周六没别的事我给你送去。”很尴尬很勉强的口气,没有感谢,也没有道歉。杨白劳确实都翻身做主人了。

   

周六程来了,还了钱,同时又借给林娜八千元。一报还一报。“我刚从银行取的。”既然有存款,干嘛这么长时间不主动还钱?林娜隐隐地有些不快。但毕竟又借给自己钱了,林娜心里还是挺高兴。说好半年后一定还。

   

三个月后,林娜正监督着工人装修,程诺来电话催要借款,说是急用。这几天林娜为远远超出预算的装修费搞得上火头疼,捉摸着能跟谁再借点钱,程的电话让她嘴上的泡刺痛了一下。才三个月,就催着还钱,真能做得出来。稳定了一下情绪,林娜用淡淡的口气说,明天我给你送去。

第二天,林娜拿着东拼西凑的八千元,还给了程。

程的眼神闪过一丝歉意,林娜找到了一点当代杨白劳的感觉。

   

   

之二  

   

关键词: 三姐 二弟  

   

“三姐,我是小力。”还没从午睡中完全清醒的刘婷在电话中听到一个似乎很陌生的声音,愣了一下,“我是小力。”对方重复了一句。

这回听清楚了,是二弟。十五年了,从来没有和二弟通过电话,所以不熟悉他被电流过滤的声音。父母去世后,品行顽劣、不务正业的二弟和所有的哥哥姐姐闹翻了,断绝了来往。刘婷和他关系最僵。二弟为了结婚,把尚未结婚的最小的姐姐刘婷赶出了家门,独自继承了父母的房产,也没有给其他手足分一点家产。哥哥姐姐知道和这个浑不讲理的弟弟理论不出任何结果,又怕闹起来被街坊邻里笑话,就默默退让了。刘婷找了个单身宿舍暂时栖身,很快在外地找到了意中人,调走结婚了。

“哎,听出来了。有事吗?”刘婷语气平和地应答,过去的恩怨已被时间稀释得淡薄了。同时心里仿佛被轻轻刺了一下,毕竟是骨肉至亲。

“我挪用公款做生意,赔了25万。”二弟的声音带着哭腔。“如果不尽快还上,就要吃官司,蹲监狱。三姐,救救我吧!”记忆里二弟似乎从来没有叫过她姐,对其他哥姐也是直呼其名。人之遇难,其言变善。

前几年这个二弟赌博输了钱,求助于经济条件较好的大姐,渡过了难关。这回又违法挪用公款,真是不思悔改、不可救药!不过上次只是输了5万元,这回可是25万,还是挪用公款!

“三姐,你借我6万就行,大姐、二姐和大哥已经给我凑了19万。”二弟恐怕三姐不帮他,赶紧补充说。

“好吧。”股市里套着4万,银行里还有1万,再和朋友借1万。怎么也不能眼看着自己的亲弟弟进监狱。这两年手气背,炒股赔了3万,最近股市刚有点转机的迹象,等着 这4万捞本呢。可是救人要紧,“把银行帐号告诉我,明天给你汇过去。”

   

三年后的一天中午,刘婷正在睡午觉,一阵电话铃声把她惊醒。“三姐,我是小力。”刘婷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我是小力。”对方又重复了一句。刘婷心里一沉,又要借钱?“告诉我你的银行帐号,我先还你3万!”二弟的语气透着感激和自信。

“你有钱了?”刘婷疑惑地问。6万元借给二弟后,就没有指望他还。不是认为他永远还不起,而是认为他根本就不具备还钱的觉悟和品质。

“有钱了!单位这两年效益好,攒了3万元钱,先还给你。二姐……”他迟疑了一下,“谢谢你和姐夫!”刘婷鼻子酸了一下,二弟良心发现了。

“先还大姐他们吧?”刘婷谦让着。

“大姐他们说先还你。你下岗了,外甥正高考,花费大。”

刘婷鼻子又酸了一下。

“三姐,我以前错了。有空回来看看吧,就住在你以前的房间!”

刘婷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之三  

   

关键词:同事 办公室   

   

“没想到你歌唱得那么好!”

尹媛正专心做着文案,被突如其来的赞美声吓了一跳。

老赵站在她的办公桌旁,用赞叹的语气夸奖着她。上周末部门经理请客,饭后又领着大家去唱K拉OK,尹媛的演唱得到了普遍的好评。

“啊,谢谢夸奖!”对这个比她年长9岁的同事,已经30多岁的尹媛常常显出自己顽皮的一面,就如同与自己的大哥开玩笑。大哥也年长她9岁。

“我……”老赵的语气有些迟疑,接着,似乎鼓足了勇气,“昨晚我又梦见你唱歌了。”

“是吗?”尹媛觉得有点不对劲。抬头看了看他。老赵的眼神有点慌乱,随即冒出一种渴望,热切地盯着尹媛,秃着的头顶有几颗亮晶晶的汗珠,在地方支援中央的几根长发的空隙间闪烁着。

办公室只剩下他俩了,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尹媛专心做事时往往如置身无人之境,经常错过下班时间。

尹媛收拾着桌子,脸上现出不想继续交谈的表情。这种场面尹媛经历得多了。现在的人们是怎么了?怎么有那么多人渴望着婚外情、婚外恋?客户的挑逗,经理的暗示,老同学的表白,甚至一些同龄的同事暧昧的友情提示,都被她假装糊涂地敷衍过去了。工作压力大,孩子刚上学,家务重,丈夫比她还忙,哪有心思和闲情搞这些猫猫狗狗的事?再说,当年的校花嫁的可是白马王子啊!许多曾经暗恋过丈夫的女同学至今还对她耿耿于怀呢?一次丈夫有急事到公司找她,高大英俊、风度翩翩的形象一出现在办公室,所有的男性同事立马黯然失色,连那位最自我感觉良好的风流倜傥的张工也没敢从办公桌旁站起来。至于已经40大几的老赵,打死也想不到他会有什么想法。老赵是半年前才调来的,个子不高,相貌平平,能力也平平,突出的优点就是兢兢业业工作,性情肉肉的,给女同事的感觉是单位安全系数最高的男人,怎么也有着这么丰富的感情细胞和非凡的勇气,竟然敢于向白马王子挑战?

尹媛拿起包,装作什么也没察觉的样子,“又忘了时间了,我得赶快去接孩子!”闪过矮她半头的胖墩墩的老赵身边,快步向门口走去。

   

第二天,尹媛的电脑信箱收到一首措辞拙劣的诗,肉麻地赞美她美丽的相貌和美妙的歌喉。尹媛淡淡一笑,删掉了。之后,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来自同一作者的诗,情感指数不断上升,措辞愈发火辣。尹媛不想伤他的自尊,毕竟还要在一起工作,如同对其他求爱者一样,继续冷处理。经验告诉她,不理不睬,晾晒一段时间,独唱得不到回应,对方的情感温度就会下降,慢慢恢复到正常区域。而对方那被高热的情感烧灼得降低下去的智商,也就会随之逐渐回升,乃至恢复到原有的数值。同时也终会弄明白,女方虽然不中意自己,但这种保全求爱者面子的暗示方式,是多么善解人意,多么富于人情味,又多么具有高尚的人文关怀精神。

这种情况持续了半个多月。一天,尹媛没有收到情诗,心里轻松了不少。毕竟不是剃头挑子,不能一头无休止地热下去,对方终于明白了爱情应当是两厢情愿的。

“媛媛,送你一盆兰花,防电脑辐射的。” 尹媛刚刚释然的心又提了起来,原来改变战术了。

“放窗台上吧。”尹媛淡淡地应道,继续盯着电脑屏幕,手指飞快地打着字。

“每星期浇一次水就行。”老赵似乎还想说什么,看着表情淡然的尹媛,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桌前。

每星期都有一天,老赵趁着下班人走光了,悄悄过来给兰花浇一次水。尹媛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盆兰花的存在,依然以一贯的处世风格,与所有的同事,包括老赵,平和友好地相处。只是注意下班的时间了,到点就与其他同事一块走。偶尔工作陷入无人之境状态,好友王嫣也会来提醒她下班回家。

   

半年过去了,没发生什么事。时间是治疗一切正常情感伤痛和异常情感病变的良药,尹媛相信了这个真理。

   

这天,经理把尹媛、张工和老赵叫到办公室,外地有个项目需要考察,决定派他们三人前往,时间约半个月。尹媛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不大想去,但又没有说得出口的正当的推脱理由。

到达目的地后,考察工作很紧张,三人配合默契,按时完成任务。最后一晚三人找了一家特色餐馆,庆贺一番。吃着可口的饭菜,想到明天就能见到丈夫和儿子了,尹媛心里很高兴。

“老张!哎呀,果然是你!没想到在这遇见你!”突然冒出个老张的同学,把他拉到别的饭桌。

剩下他俩,虽然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单独在一起还是挺别扭。尹媛没话找话地说着对当地风土人情的感受,老赵大口吞着啤酒,哼哈附和着。

餐馆里乱哄哄,吃饭的人们,让自己的嘴同时发挥着两项功能,大声咀嚼着并大声交谈着。突然,老赵停止了附和。尹媛感觉到这个停顿有些不妙,抬头看看老赵,被他紧紧盯着自己的醉意迷离的眼睛吓了一跳。

“媛媛,我知道……配不上你,可……就是放不下你,我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你!每天看到你,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老赵趁乱倾诉着衷肠。

应该说清楚了,必须有个了结了。老赵在感情上是个死心眼,智商又有些欠缺,不懂得暗示。这么大岁数了,还挺专一执着。

“老赵,你要和老婆离婚?”

老赵吃了一惊,语无伦次地说:“谁……说的?我没……没要离婚!”想起脾气一向火爆、又正闹更年期的老婆,老赵的酒醒了一半。

“那你要干什么?既然这种感情不会有结果,你干嘛要劳神费力?换个角度,你想没想到我爱不爱你?”

“我就……想和你偷偷地相爱,想……得到你。只要我爱你,对你好,你会爱……上我的。我们之间就……是爱情,没有世……俗的约束,没有柴米……油盐的操劳,没有子女……的牵挂,是那种超凡脱俗的……浪漫纯洁的爱情!”

老赵喷着酒气,板牙上粘着片菜叶,涨着猪肝色的脸,几根长长的跨秃顶的头发可笑地漂浮起来,两眼满怀憧憬地描绘着乌托邦式的爱情生活。

“这是什么逻辑?你爱我,对我好,凭这点我就一定会爱上你?就会冒着道德的谴责、社会的唾弃,甚至失去家庭的危险去偷偷爱你?为你献身?可笑!”尹媛尽量压低声音,强忍着厌恶。

“我没有恶意,真……的,没有恶……意,就是爱你,想你……”

“别再说了!”尹媛打断他的表白,“我们永远只能是同事。如果不想把关系搞僵,就不要再提这些!”

老赵翕动着两片油乎乎的厚嘴唇,醉醺醺地喃喃着:“你别……生气,我真的很……爱你……”

   

回到公司,一切照旧。尹媛一如既往地工作着,和同事交往着。老赵神情落寂了几天,似乎也慢慢恢复了常态,只是每个星期悄悄地给兰花浇水,没事找事地到她办公桌前转悠,没话找话地搭讪几句。公司的同事也似乎察觉了什么,悄悄议论着。老赵心里总是打不开这个结:我那么爱她,她为什么就无动于衷?女人总是喜欢让男人爱的嘛,而且现在的年轻女人都喜欢成熟的男人……

   

尹媛表面如常,心里对老赵的厌恶与日俱增。被一个自己实在产生不了良好感觉的人,在其坚持打持久战思想的指导下,死乞白赖地爱着,真乃人生一大不幸也。也许自古以来的美女都曾经为之烦恼过?不能和丈夫说,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何况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事态发生。一开始好友王嫣就是她的倾诉对象,只不过王嫣太单纯老实,又从来没经历过婚外感情,不能帮她想出什么解脱妙计。

倒是那个自命不凡的张工,为她解了围。

   

张工比老赵小三四岁,从外显形象、内在素质和工作能力来看,站在单位十几位男士堆里,能够产生良好的自我感觉,应属正常心态。一年前尹媛调来时,单位的所有男性同事,包括50来岁的经理,都着实激动了一阵。尹媛天生丽质,不施脂粉,衣着简洁大方,举止端庄优雅,被大伙评为五星级养眼美人。况且不长时间,她就显示出很强的工作能力,为人又友善,谦和低调,没有通常的美女那种傲视群雄的、距人千里之外的、孤芳自赏式的自恋情结。不由自主地,有段时间张工总想往尹媛那瞟几眼,有事没事和尹媛聊几句,尹媛总是礼貌得体地、有礼有节地回应着,并没有表现出对他的格外青睐。渐渐地,张工心理恢复了常态,只要能和这样一位高素质的女士,在一个屋檐下同呼吸共命运地工作,就乃人生一大难得的幸事。试图走近了,却往往会吓跑对方。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与其劳神费力地去争取,不如保持一个适度的关系状态,以审美养心、净化心灵为宗旨,距离产生美为标准,方可和谐相处,长治久安。张工在处理与异性关系方面比别的男士聪明和高明之处,即在于此。

作为关系不错的同龄人,老赵的心思张工很快就察觉到了,并且马上就在心里给予了终极判决:绝对没戏。对于老赵是个老实人老好人这一点,张工毫无异议,但对于他是不是个聪明人这一点,张工一直也不好妄下结论。虽然张工自我感觉良好,却也非常尊重别人良好的自我感觉。看着老赵一根筋地挣扎在汹涌澎湃的情感漩涡中难以自拔,张工明白:理性的劝慰是做无用功,心理疏导是浪费口舌,行政命令只能造成非人性的情欲压抑,当头断喝更有着精神打击导致失常的严重后果。怎么办?古人说得好,解铃还需系铃人,关键在于怎么系。

其实,张工心里还是不忍看着尹媛遭遇烦恼。有时英雄救美,并不仅仅为得到美人的芳心,能为美人指点一回迷津,让美人小小地感激一回,亦足矣。也巧,这天和尹媛一同去参加投标。中午共进午餐时,张工似乎有意无意地,抒发起了中年男人的人生感悟:

“人到中年,往前看的心劲越来越小了,而回过头来看,感觉失落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张工的声音浑厚悦耳,富于磁性,很能触动正处于情感幻想奔放年龄段女性的听觉器官,这也是张工自我感觉良好的重要原因之一。  

“年轻时没有得到的东西,没有经历过的感受,一遇到机会,往往会特别庆幸,特别珍惜,特别投入。你还年轻,可能理解不了,也许再过些年你就会有体会了。所以说,请不要对我这个年龄的人一些想法和做法过于反感。”  

“尤其我们这一代人,”他的眼睛带着一种追忆的神色,捕捉着记忆深处的青春年华。“年轻时经历的是政治统帅一切,阶级感情占领爱情、亲情、友情、恩情的时代。有些人类应有的情感被戴上莫名其妙的罪名压抑下去了,或扭曲变形了。”  

“压抑了不等于消失,”他喝了口汤,顿了顿,像下了决心似的继续说下去,“当身体还没有完全因为老化而失去某些欲望或功能时,或者说,是由于害怕身体老化而会永远失去某些引力和能力时,一旦遇到适合的环境,一碰到梦中情形真的出现,情感的喷发无异于火山爆发。”  

“当然,在表现形式上,个体的生理特点、个性差异、家庭关系、道德观念、各种约束条件,乃至财务状况等等,都不同程度地影响着火山喷发的力度,甚至有些因素会遏制住火山的喷发。毕竟人生过半,身后一大串拖累干扰,不能像年轻人那样非零起点,轻装上阵,无所畏惧,义无反顾……”张工似乎说得饿了,闷下头像小伙子那样大口吞着饭。  

   

几天来,尹媛脑子里一直反复咀嚼着张工的话。逐渐地,悟出了点什么。于是,开始寻找着老赵的薄弱点,一个念头渐渐形成了。  

   

这天下班时间到了,尹媛仍然在电脑前忙碌着,王嫣似乎忘记了招呼她一起走。老赵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拿着喷壶凑了过来,一边浇着兰花,一边搅着脑汁想找话说。  

“唉!”突然,尹媛叹了口气。  

“怎么啦?”老赵正搅得脑汁疼,忙接口问。  

“噢,没什么。”尹媛口气淡淡地,只是礼貌地笑了笑。匆匆关上电脑,收拾东西回家了。  

   

情绪一直平稳,让人感觉生活一向风平浪静、无忧无虑的尹媛,似乎有了什么烦心事。老赵则对其变化更敏感,密切注视尹媛的动态,随时准备着赴汤蹈火。  

又似乎是个巧合,下班后,办公室只剩下了他俩。  

“小尹,这些天你怎么了?”拿着喷壶过来的老赵关切地问道。  

“啊,没什么,我爱人单位集资房子,三十五万,还差几万才能凑够。”尹媛打着字,口气无奈地地说。  

“噢……”老赵顿住了。  

“老赵,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尹媛从键盘上抬起头,恳切地望着老赵。  

老赵是单位有名的老扣。没办法,工资卡在老婆手里,每个月就给他三百块零花钱,抽烟都不敢买好的,从来不参加同事之间的聚餐,因为回请不起。  

“我……我回去商量商量。”老赵躲闪着尹媛的目光,匆匆浇完花,找了个借口赶紧走了。  

   

这之后,老赵似乎逐渐清醒了,从感情的漩涡中挣脱出来了。  

第一是生存,第二才是爱情。哪位伟人说的,千真万确。  

()
脑筋急转弯
老师用篮子拿来了五个苹果,准备分给五个小朋友,每个小朋友分一个,但是篮子里还要留一个,请问怎么分?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