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过壁垒,成为领跑者

  当时之所以选择去美国留学,是因为美国当时的环境是自由经济的典范,有很多机会超出我的想像。
  十年之前,我与当时国内演艺界的一些明星私交甚笃,他们从未到过美国,而我正好有这方面的资源,为此我策划了一场演出,并在美国十个大城市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但就在这些明星要来美国之前的第九天,律师事务所告诉我,美国大使馆给他们拒签了!
  不能如期演出赔钱倒没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将被几千人同时起诉———这在美国是重大的欺诈罪。
  我很害怕,但是我不甘心。
  美国是一个政治家的社会,但同时,这个民主的社会也重视每一个纳税人的意见。因此我给当时加州的54个众议员、两个参议员,每人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正在筹办的中国艺术家演出遇到了怎样的障碍,最重要的是,我郑重地写道:“我可以承受我经济上的所有损失,但我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些每天向我询问的儿童。你们都曾在竞选时承诺,要为了美国的下一代,现在请你告诉我,该如何向他们解释,”而且“如果在三天之内我看不到你们的回复,我会将原文转发给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
  几天之内,邮件、电话、传真纷至沓来,最重要的是他们通过各自的力量把我的要求传达出去,那几天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突然接到了无数来自移民局、办公厅等部门要求调查这个案件的电话。在如此高压之下,我终于在五天之内拿到了签证。
  我用三道EQ题来面试我的秘书,并规定答对一道题月薪1万,两道题2万,完全答对就是年薪36万。
  题目很简单,比如:营业员小王错将一台价值两万元的电脑以一万元价格卖给了李先生,你是小王的经理,现在需要你写一封信,把这一万元的差价要回来———这种题简单吗?很简单,会写吗?谁都会写;但写了之后能把钱要回来吗?大多数人肯定要不回来了,但其实是可以要回来的,所以回去想想,应该怎么写。
  我的秘书之所以成为我的秘书,并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他在面试的时候实际上一个问题都没答出来。但关键是,我并不需要一个聪明过人的秘书,我只需要他在一定的环境下能够帮助我协调好周围的资源。果然,他调动身边的一切资源,用了一天的时间,给出了答案,他被录用了。
  我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我刚刚所讲的只是我所面对的壁垒中的万分之一。面对这样的壁垒,很多人跑掉了———千万不要跑掉;还有很多人说,我对自己有信心,我跟这些壁垒去对撞———这样的人比跑掉的人更愚蠢,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人与壁垒对撞,最后能够取得成功。所以一个人面对壁垒,应该想尽一切办法绕过它们,一个人的能力会在绕过这些壁垒时体现出来:而且对你而言是壁垒的,对他人而言同样也是,若你能绕过,相当于把一大部分竞争对手挡在了身后,那么最终跑在前面的始终只是那么寥寥几个人。

()
脑筋急转弯
我不会轻功,反一只脚搭在鸡蛋上,鸡蛋却不会破,这是为什么?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