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匣

   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的镇子,小到在地图上很难见到它可怜的痕迹。外面的人往往将它忽略了,以至于有些人认为它并不存在。
   就在这个无名的小镇上,却生活着一个非常受人尊敬的老人。
   老人已经很老,他的重孙子都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冬天天冷的时候,老人倚在墙上晒太阳的样子,使人想起一根毫无生气的朽得掉渣的树根。
   老人很丑,年轻时就是一脸的麻子,不知什么原因又失去一只眼睛,到了老时,一脸皱纹加上满面的沧桑,可以说从形象上丝毫无任何魅力可言。
   但小镇上所有的人,不管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是老实巴交的汉子,还是街头胡闹的浪荡子,都对他毕恭毕敬。就连他在墙角眯着眼打盹,人们也要放轻了脚步,对他郑重地行注目礼。
   就是这么一个行将就木、外貌丑陋的老人,又凭什么享有神一样的尊严呢?
   据说他得益于一个充满神奇的匣子。他那个外表看去普通的匣子,为他赢得了至高无上的尊严。
   关于那个神奇的匣子,有很多的传说。
   据说那个匣子是老人的爷爷从皇宫里偷来的。老人的爷爷有妙手神偷的绝技,飞檐走壁,出入戒备森严的皇宫如入无人之境。且说那日潜入皇宫之中,满眼奇珍异宝引起了他的兴趣,他翻箱倒柜,从一极隐秘、极安全的地方发现了这只匣子,作为小偷祖师爷的他知道匣子非同小可,定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无疑,便迅速收入怀中,飞身而去。
   第二日,许多大内高手便倾巢而出……
   至于,匣子里面到底藏的是什么无价之宝,除了老人的爷爷,其他所有的人都未见过。老人的爷爷曾留有严训,任何人不得打开它偷看。
   那时的他还小,为了能从爷爷的口中套一点秘密出来,用尽了捧哄、哭闹等诸般手段,他的爷爷才对他捋须神秘地说:“无价之宝啊!”
   到国民党时期,有一市长得知此事,便劝其将宝物交出,除了重金相酬之外,还可有县长的宝座可坐。
   此时的宝匣已经传到老人的父亲,他谨遵祖训,婉言谢绝后远走他乡,过上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光阴如箭,弹指间过去了许多年。关于神匣的故事似乎到此该结束了。
   然而,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平地里又起风雪。
   先是老人隐姓埋名的小镇来了几个陌生人。他们什么也不干,只打听老人的事情。随后便神秘地失踪了。
   没过多长时间,便来了几个蓝眼睛、高鼻子的外国人,要来此地投资办厂,从此小镇上的所有人都将受惠,这可乐坏了小镇人。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也要见见老人匣中之物。
   县里、镇里的领导都来做老人的工作,希望他为小镇做出贡献。
   死说活说,老人就不允。说那是爷爷传下之物,绝不准看。
   领导们无奈而去。
   第二天老人大清早刚推开门,立时吓了一大跳,门外围着全镇的男女老少,口口声声哀求他,希望他将宝匣拿出来,让外国人看上一眼,也就成全了全镇人的好事。
   老人无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自己在爷爷面前发过誓,要永远地将宝匣传下去,除非自己死了。既然他关系到了全镇的人,那就让外国人明天早上来看吧。至于里面到底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第二天大清早,县、镇领导陪着几位外国人鱼贯而入,后面是新闻媒体的记者和全镇的乡亲们。
   老人的房门开着,进去一看,众人都惊呆了:老人已安详地死去。
   老人自己穿戴很整齐,苍老的麻脸上一片安详。双手定定地抱住放在胸口上的那只宝匣。
   县长打开那只充满传奇色彩的宝匣,展开里面的一卷素绢,只见上书:
   王者之业,
   惟倚自信。
   自信,是构筑一切的基石,也只有充满坚定自信的人,才能取得巨大的成功。
   被皇家当成比珠宝还要珍贵的东西,也只有它了。正是因为它,那个很普通的人才坐在龙椅之上,被万民口称“万岁”。

()
脑筋急转弯
有辆载满货物的货车,一人在前面推,一人在后面拉,货车还可能向前进吗?(限时10分钟)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