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拯救

  男孩自小便是问题少年,在家父亲打,在校老师罚。
  父亲时常用“肉蒲扇”扇他嘴巴,左右开弓,直打得他鼻血飞溅,脸肿得像馒头,才罢手。母亲也不管,只是悄悄流泪。但第二天,他照样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
  有一次,父亲盛怒之下将他抡起来,扔了出去,他闪避不及,头撞在了天花板上,也是从那次起,他落下了流鼻血的毛病。他由此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只要轻轻一敲打鼻梁,鼻血就像得到指令似的,狂奔而出。从此,每当老师罚他,他就会趁老师不注意,轻叩鼻梁,老师一看他流鼻血,就慌了神,马上不罚了。
  每当父亲打他的时候,他也如法炮制,体罚每次都是见血即止,他屡试不爽,从此学会了欺骗。
  当体罚成为家常便饭,体罚便一点用处也没有了。他变本加厉,常常极为熟练地掏父母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口袋里的钱,几十块到几百块,他连眼都不眨。他学会了偷。
  直到有一天,他因父亲的一句话而改变。那天,父亲出远门,下了车站到家还得坐一趟公车。为了省两元钱,父亲步行几十里走了回来。
  父亲一进门,累垮一般,一边躺下,一边对母亲说:“为了心疼两块钱,我步行回来的。”他已成惯偷,又忍不住把手伸进爸爸挂在墙上的外套口袋。但翻来翻去,只翻出两张一元的纸币。那纸币已揉得快烂了,黑黑的,很脏。
  平时,他偷了钱喜欢去玩网络游戏,或买爆米花什么的。但那天,他在街上逛了好几圈,始终不忍心将那两元钱花出去。
  “为了心疼两块钱,我步行回来的。”父亲的话不断在他脑际回响,触动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处,父亲的不易,自己的可耻。他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产生了不安、内疚和痛苦。最后他像逃跑一样地跑回家,将手心中碳块般的两元钱重新放进父亲的衣袋里。
  后来,他一次又一次地将偷来的钱重新放回到父母的口袋中。反复几次后,他终于找回了内心善良的自己,再也没有将手伸到任何不该到达的地方。
  男孩后来虽然没能飞黄腾达,但一直做着中规中矩的一介良民,而他的改变,不是源自什么拳棒的领教,而仅仅是源自两元钱的教育!
  教育的最高境界本应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因为,柔软胜于坚硬,和风细雨的言传身教往往比暴风骤雨的拳头棍棒更加奏效:拯救高于惩罚,拯救一个人的灵魂永远比制裁一个人的肉体要高明得多。

()
脑筋急转弯
猴子每分钟能掰一个玉米,在果园里,一只猴子5分钟能掰几个玉米?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